三闾庙

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
日暮秋烟起,萧萧枫树林。
作者简介:
戴叔伦(732—789),唐代诗人。字幼公,一作次公,金坛(今属江苏)人。贞元(唐德宗年号,785—805)年间进士。曾任抚州刺史,官至容管经略使。其诗多表现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调。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辑有《戴叔伦集》,《全唐诗》录其诗二卷。
作品鉴赏:
司马迁论屈原时说:“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史记·屈原列传》)诗人围绕一个“怨”字,以明朗而又含蓄的诗句,抒发对屈原其人其事的感怀。 沅、湘是屈原诗篇中常常咏叹的两条江流。《九章·怀沙》中说:“浩浩沅湘,分流汩兮。修路幽蔽,道远忽兮。”《九歌·湘君》中又说:“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诗以沅湘开篇,既是即景起兴,同时也是比喻:沅水湘江,江流有如屈子千年不尽的怨恨。骚人幽怨,好似沅湘深沉的流水。前一句之“不尽”,写怨之绵长,后一句之“何深”,表怨之深重。两句都从“怨”字落笔,形象明朗而包孕深广,错综成文而回环婉曲。 然而,屈子为什么怨?怨什么?诗人自己的感情和态度又怎样?诗中并没有和盘托出,而只是描绘了一幅特定的形象的图景,引导读者去思索。江上秋风,枫林摇落,时历千载而三闾庙旁的景色依然如昔,可是,屈子沉江之后,而今却到哪里去呼唤他的冤魂归来?“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这是屈原的《九歌·湘夫人》和《招魂》中的名句,诗人抚今追昔,触景生情,借来化用为诗的结句:“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季节是“秋风起”的深秋,时间是“日暮”,景色是“枫树林”,再加上“萧萧”这一象声叠词的运用,更觉幽怨不尽,情伤无限。这种写法,称为“以景结情”或“以景截情”,画面明朗而引人思索,诗意隽永而不晦涩难解,深远的情思含蕴在规定的景色描绘里,状物如在目前而余味曲包。前面已经点明了“怨”,如果此处仍以直白出之,而不是将明朗和含蓄结合起来,做到空际传神,让人于言外得之,那就会十分索然寡味。此诗结句,历来得到诗评家的赞誉,都肯定其意余象外、含蓄悠永之妙。 诗歌,是形象的艺术,也是最富于暗示性和启示力的艺术。明朗而不含蓄,明朗就成了一眼见底的浅水沙滩;含蓄而不明朗,含蓄就成了令人不知所云的有字天书。戴叔伦的《三闾庙》兼得二者之长,明朗处情景接人,含蓄处又富于想象。

82| 2022-03-22| 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