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泽州城北楼宴

平生倦游者,观化久无穷。

复来登此国,临望与君同。

坐见秦兵垒,遥闻赵将雄。

武安君何在,长平事已空。

且歌玄云曲,御酒舞薰风。

勿使青衿子,嗟尔白头翁。

 

作者简介:

陈子昂(约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汉族,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光宅进士,历仕武则天朝麟台正字、右拾遗。解职归乡后受人所害,忧愤而死。其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

 

作品鉴赏:

陈子昂曾两度参加中国军队对北方游牧部族的战争。第一次战争发生于西北,从公元686年(垂拱二年)持续至公元687年(垂拱三年);第二次是十年之后,即公元696年(万岁通天元年)对北方及东北地区契丹族的战争。陈子昂的才能在战争诗中得到了更充分的发挥。契丹战役后,陈子昂返回洛阳,在途中写下这首《登泽州城北楼宴》。此诗是陈子昂最优秀的怀古诗之一。诗中提到秦国大将武安侯白起,他曾在长平大败赵国军队。在陈子昂之后一百年,李贺也访问了这一战场,写下著名的《长平箭头歌》。 这首诗的时事背景增加了诗的复杂性。在诗篇开头,陈子昂采取了“观化者”的超然物外的哲学视点。这种立场在陈子昂的应景诗中不常见,而在他著名的《感遇三十八首》诗中却十分突出。从这一超脱的视点,陈子昂看到了武攸宜当时的军事惨败与赵军长平之败的历史相似。而基于同一视点,他还看到了在事物的短暂性里,失败毫无意义。面对这一切,诗人的反应是劝告同伴唱两首歌:诗中第九句提到的《玄云》是汉代的一首仪式乐歌,庆贺皇帝选择贤明的辅佐之臣;第十句提到的《熏风》相传为圣君舜所作,“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这两首歌提出了希望:皇帝(在此处或是皇后)将任用贤才,国家的问题将得到解决。他们不应该作为失败者而被怜悯,而是向下一代官员——“青衿子”显示出儒家的英雄主义。变化带来了失败,又以其永恒性使失败失去意义,并承诺了较好的时代。与《度峡口山赠乔补阙知之王二无竞》一样,这是一首复杂的、起安慰作用的社交应景诗,不仅是表示歌颂或同情。不过,与那首受谢灵运哲理山水诗影响的早期诗篇不同,这首诗是以怀古诗的悲壮风格产生慰藉作用的(悲壮是唐人常用的批评术语,与建安及魏代诗歌联系在一起)。

84| 2022-03-22| 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