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下酌酒歌

九十春光一掷梭,花前酌酒唱高歌。

枝上花开能几日,世上人生能几何。

朝花胜今朝好,今朝花落成秋草;

花前人是去年身,去年人比今年老。

今日花开又一枝,明日来看知是谁?

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

天时不测多风雨,人事难量多龃龉;

天时人事两不齐,莫把春光付流水。

好花难种不长开,少年易过不重来。

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

 

作者简介:

唐寅(1470—1523),字伯虎,一字子畏,苏州府吴中人士,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等,据传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他玩世不恭而又才气横溢,诗文擅名,与祝枝山、文征明、徐祯卿并称“江南四大才子(吴门四才子)”,画名更著,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歌行体的诗,歌行体讲究气势酣畅,语如贯珠,似瀑布飞泉,奔流直下。诗共二十句,一气呵成;然细味诗意,每四句可分成一小节,节节推进。第一节点明全诗主旨,人人都喜欢春天,春天繁花似锦,但春季总共才九十天,像飞速投掷的梭子,一晃便过去了。因此对花饮酒时自然想到:枝上的花开不长久,世上的人生也同样地短促。接下第二节深入一层描写,花与人一样都衰老得很快。昨天的花比今天的鲜艳,今天的花很快就要凋谢了,变作地上的秋草。人生亦是如此:去年看花,今年看花,同样是一个人,但今年的人比之去年已是衰老了。这一节写今年与去年,今日与昨日的对比。第三节则写将来的不可逆料。今日来看花的人明日不一定能再来;而今年此花开了,明年也不一定能再开。第四节更进一步发挥:可见世事难料,所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那怎么办呢?还是爱惜眼前的春光吧!最后一节引出结论:好花不长开,少年不重来,“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

 

 

 

87| 2022-03-22| 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