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霞先生文集序

青霞沈君,由锦衣经历上书诋宰执,宰执深疾之。方力构其罪,赖明天子仁圣,特薄其谴,徙之塞上。当是时,君之直谏之名满天下。已而,君累然携妻子,出家塞上。会北敌数内犯,而帅府以下,束手闭垒,以恣敌之出没,不及飞一镞以相抗。甚且及敌之退,则割中土之战没者与野行者之馘以为功。而父之哭其子,妻之哭其夫,兄之哭其弟者,往往而是,无所控吁。君既上愤疆埸之日弛,而又下痛诸将士之日菅刈我人民以蒙国家也,数呜咽欷歔;,而以其所忧郁发之于诗歌文章,以泄其怀,即集中所载诸什是也。

君故以直谏为重于时,而其所著为诗歌文章,又多所讥刺,稍稍传播,上下震恐。始出死力相煽构,而君之祸作矣。君既没,而中朝之士虽不敢讼其事,而一时阃寄所相与谗君者,寻且坐罪罢去。又未几,故宰执之仇君者亦报罢。而君之故人俞君,于是裒辑其生平所著若干卷,刻而传之。而其子襄,来请予序之首简。

茅子受读而题之曰:若君者,非古之志士之遗乎哉?孔子删《诗》,自《小弁》之怨亲,《巷伯》之刺谗而下,其间忠臣、寡妇、幽人、怼士之什,并列之为“风”,疏之为“雅”,不可胜数。岂皆古之中声也哉?然孔子不遽遗之者,特悯其人,矜其志。犹曰“发乎情,止乎礼义”,“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为戒”焉耳。予尝按次春秋以来,屈原之《骚》疑于怨,伍胥之谏疑于胁,贾谊之《疏》疑于激,叔夜之诗疑于愤,刘蕡之对疑于亢。然推孔子删《诗》之旨而裒次之,当亦未必无录之者。君既没,而海内之荐绅大夫,至今言及君,无不酸鼻而流涕。呜呼!集中所载《鸣剑》、《筹边》诸什,试令后之人读之,其足以寒贼臣之胆,而跃塞垣战士之马,而作之忾也,固矣!他日国家采风者之使出而览观焉,其能遗之也乎?予谨识之。

至于文词之工不工,及当古作者之旨与否,非所以论君之大者也,予故不著。嘉靖癸亥孟春望日归安茅坤拜手序。

 

作者简介:

茅坤 (1512~1601) 明代散文家。字顺甫,号鹿门 [3]  。归安(今浙江湖州)人 [3]  。1538年(嘉靖十七年)进士 [3]  。历任青阳、丹徒两县知县,迁礼部主事,又转任吏部稽勉司,曾受牵连而谪为广平通判。后又屡迁广西兵备佥事、河南副使。由于镇压广西瑶民起义有功而升为大名兵备副使。终被忌者中伤,落职归家隐居50余年而卒。1557年(嘉靖二十六年),曾为胡宗宪幕僚。著有《史记钞》、《纪剿除徐海本末》等。茅元仪是其孙。

 

作品鉴赏:

本文是作者为同时代的锦衣卫经历沈炼诗文集所作的一篇序言。文章始论沈炼的生平大节,次论沈炼诗文集的由来及写作主旨。论生平大节,盛称沈炼忧国忧民,敢于抗颜直谏,疏攻权臣,而获罪流徙塞外,“累然携妻子,出家塞上”,不以个人得失为怀,而“以其所忧郁发之于诗歌文章,以泄其怀”,感慨“若君者,非古之志士之遗乎哉”。论其诗文主旨,指出其与诗骚同义,“足以寒贼臣之胆,而跃塞垣战士之马,而作之忾也”。写至感情激越处,不禁一唱而三叹,感慨涕零之状如跃纸上,而呈现出强烈的效果。

茅坤的这篇序文没有采用着重评述作品的惯例, 而是以大量笔墨介绍了沈炼忧国忧民, 敢于直谏的精神, 对其悲惨遭遇, 抒发了强烈的痛惜和激愤之情。 文章的第一、 二自然段, 介绍了沈青霞生平。 开篇直接点明他直言敢谏的高贵品质,“由锦衣经历上书诋宰执”,“宰执深疾之, 方力构其罪。”“诋”是指责意,“构”是指虚构、 捏造。 这里一“诋”一“构”对比鲜明地写出了沈炼的磊落直言和严嵩的卑鄙下作。 接下去介绍了沈炼被流放到边塞的情况。 流放, 对他来说, 只是略有失意感。“累然”二字既形象又精炼地写出了他的心理变化。 但当他痛心地看到蒙古鞑靼部俺答汗内侵; 看到边帅不仅束手退避, 还无辜杀戮百姓冒功请赏; 看到百姓的痛苦, 他气愤、 苦闷、 忧郁,“数呜咽欷歔”。 上书谴责无望, 只得以诗歌文章作为发泄积郁和讥刺时政的工具。 据 《明史·沈炼传》载: 在边塞, 沈炼颇受当地人的敬重, 请他当老师, 教习乡中子弟。 他除了撰写诗文揭发边防黑幕, 抨击时弊外, 在教习之余, 缚李林甫、 秦桧及严嵩的模拟草人, 聚弟子攒射。 他还“踔骑居庸关口, 南向戟手詈嵩, 复痛哭乃归”。 他措词激切的诗文使得“上下震恐”最终被严嵩父子构陷处斩。

文章第三、 四自然段是对沈炼诗文价值的评论。 从这一部分看, 作者的着眼点不在于研究推敲文章词句是否工巧, 而是突出沈炼的为人与他诗文创作的关系, 评论其思想价值和作品的社会意义。 这是和文章第一部分论叙他的人品统一的。“若君者, 非古之志士之遗乎哉?”首先, 作者用反问句的形式肯定沈炼是一位正气磅礴的仁人志士, 他的作品也和他的人品一样, 正是秉承了古代有志之士的风格。 作者以为, 诗文没有必要都唱统一的歌功颂德的调, 都说中正平和、 不偏不倚的话, 完全可以有怨怼和讥刺, 可以有激烈和愤恨,“言者无罪, 闻者足戒。”根据这种观点, 在反问句之后, 作者先引证了孔子删 《诗》的原则: 不以是否合于“中声”为标准。 那些“忠臣、 寡妇、 幽人、 怼士”的篇什“不可胜数”的被分别编入 《诗经》的 《大雅》和《小雅》之中。 并具体地以出于怨恨的 《小弁》篇和出于愤怒的 《巷伯》篇为例, 来说明孔子很注意那些内容有价值, 能打动人心的作品。 紧跟着, 又以排比句的形式例举了屈原、 伍子胥、 贾谊、 嵇康、 刘蕡等人的文辞诗赋, 他们的作品有怨恨、 有激烈, 有愤怒甚至过分, 也都不合于“中声”, 但都有其不同的存在价值。根据以上事实, 顺理成章地证明了沈炼是古代有志之士的继续。 他的作品激昂慷慨,“其文章劲健有气, 诗亦郁勃磊落, 肖其为人”(《四库提要》语), 具有发扬正气打击奸邪的作用, 应当传之后世。 茅坤和王慎中、 唐顺之、 归有光等人被称为明代的“唐宋派古文家”。 强调文章和道的关系, 注重文章的思想内容是“唐宋派”散文的一个重要特征, 此篇这个特点就很突出。 作者对沈炼诗文推崇备至, 实际上在于对其人格的推崇,由此可看出,茅坤首先注重的是诗文内容的倾向。

74| 2022-03-21| 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