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天经智老因访之

今年二月冻初融,睡起苕溪绿向东。
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
西庵禅伯还多病,北栅儒先只固穷。
忽忆轻舟寻二子,纶巾鹤氅试春风。

 

作者简介: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洛阳(今属河南)人,宋代诗人。政和中举进士,授开德府教授,后因权相王黻牵连,贬监陈留酒税。高宗绍兴问官至参知政事。陈与义是江西诗派的重要作家,作诗宗杜甫,并博采黄、陈诸家,诗风简洁雄浑,为当时所推重。尤其南渡后的一些作品,抚事感时,忧愤深广,不独得杜诗的句法,亦得杜诗的精神,被认为是江西派诗风新的开拓者。元方同总结江西派诗歌创作,标举“一祖三宗”,即以杜甫为“一祖”,黄庭坚、陈师道及陈与义并为“三宗”。著作有《简斋集》。

 

作品鉴赏:

此诗作于绍兴六年(1136)二月,是时陈与义为显谟阁直学士,提举江州太平双,而寓居于青镇(今属浙江桐乡)僧舍。诗是为访两位挚友而发。天经,始叶名懋,陈与义之子陈洪曾拜他为师。智老,即大圆洪智,是位僧人。两人与陈与义交情甚笃,与义另有‘与智老天经夜坐'诗云:“残年不复徙他邦,长与两禅同夜钮。坐到更深都寂寂,雪花无数落天窗。”这已不是一般的融洽和投机,而是心灵的相通和意念的契合。 诗的前两联先从己方落笔。首联因春起兴,暗寓怀人之意。二月冰融,本是常理,而诗人特别道出“今年”二字,显出诗人对今番的冰雪消融特别关注,暗示诗人趁春访友的迫切心理。“苕溪绿向东”五字,准确凝炼地写出了春水奔流,绿满苕溪的情景,而且这种春意随着春水解冻呈现出一种流动蔓延的势态,显示出春天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机。颔联是宋诗中的名联,据说宋高宗赵构对此联极为欣赏。《诗人玉屑》,也将它列为“宋朝警句”。春满水绿,诗人自然也触景生情,感慨身世。“客子光阴”,三分苦涩;“诗卷里”,三分无聊,“杏花消息”,三分急迫;“雨声中”,三分无奈。这两句味淡意浓的诗句就是这样充满了不可名状的复杂内涵。而且这两句对仗极工,行文自然,色彩平淡,于不经意处显出深厚的功力。 以下四句转写怀人。西庵,北栅,指洪智老和叶天经的住所。此处的“多病”和“固穷”,绝对不是对洪、叶二人的单纯状摹,而是紧紧应和”客子光阴”的无聊和落寞、“杏花消息”的企盼和失望,表现出诗人和朋友们失落无奈、同病相伶的情形,同时也表现出诗人与他们有共同的志向和情趣。“忽忆”两句情调一变,不再拘写困顿之状,而是轻灵地展开想象,想象自己驾轻舟踏波寻友的快意,想象自己纶巾鹤氅独立舟头的自得,想象朋友间畅叙情怀的温暖春意。尾联笔势飞动,诗趣盎然,与首句的空灵相应,形成全篇在章法和义理上的双重统一。 此诗名为“访之”,而全诗并未实写访友。从冰融春醒写到感慨光阴,从已身寂寥写到友人穷病,从怀人恩故写到忆舟访友,均着虚笔而不写实行,但实访之意已深,实访之味已浓。诗的结句留有无尽的意味,让读者去充分想象那以后的一组组动人场景。这种欲擒故纵之笔法令人叫绝。

80| 2022-03-19| 0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