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治驼

昔有医人,自媒能治背驼,曰:“如弓者、如虾者、如环者,若延吾治,可朝治而夕如矢矣。”一人信焉,使治曲驼,乃索板二片,以一置地下,卧驼者其上,又以一压焉,又践之。驼者随直,亦随死。其子欲诉诸官。医人曰:“我业治驼,但管人直,不管人死。”呜呼!今之为官,但管钱粮收,不管百姓死,何异于此医也哉!

 

作者简介:

江盈科(1553—1605),字进之,号渌萝。桃源人。其祖父伯玉、父亲风翎均“课于农”。江盈科从小聪慧,明万历五年(1577)入县学为生员。十三年(1585)乡试中举,“自为诸生,名已隆隆起”。但是,此后于万历十四年、十七年两次赴京参加进士考试,皆不第而归。 万历二十年(1592)三月,与公安袁宏道同榜进士及第。八月,授长洲(今江苏吴县)县令。长洲属三吴,“赋税之重,甲于天下”。江盈科同情百姓,常因催科不力而遭“长官詈骂”。为缓解人民“京解诸役”之苦,置役田二千余亩以资役费。任职六载,贤令名声远播。 万历二十六年(1598),先报吏部主事,旋因李应策劾奏江盈科“以征赋不及格”而改官大理寺正。是年冬离京,奉命恤刑滇黔。两年后升户部员外郎并主试四川。 三十二年七月,擢四川提学副使。次年八月,病逝于四川。后归葬桃源苏溪。 江盈科为政体察下情,兴利除弊,是一位难得的贤吏。他所著《王者所天在民论》,认为“民为王者之天,王者之心”。王权表露形迹,天下民众总是设法逃避;而民权表现的是心,却无迹可寻,民心向背,关系社稷的存亡,力量无比。因此,为官者必然“不敢忽民,不忍残民,不能一瞬息忘民”。 他批评当时的朝政腐败:“宫中黄金高如斗,道旁死人不如狗。民苦君乐不忍闻,分明藉资与敌手”。袁宏道赞叹江盈科“痛民心似病,感事泪成诗”。在文学上,江盈科参与创立公安派,贡献巨大。他为文主张“元神活泼”,写真性、真情、真我,被袁氏兄弟称为诗文“大家”。传世著作有今人黄仁生博士辑校、由岳麓书社出版的《江盈科集》。 其事迹留存史册,除桃源县志有记载外,其它如: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卷六十二史部十八传记类存目四,钦定大清一统志巻二百八十常徳府,江南通志卷一百十三职官志名宦二江蘇二府,湖广通志巻五十乡贤志,云南通志卷十八下之二,贵州通志卷四十五艺文,钦定续文献通考卷一百六十五经籍考和明清其它笔记小说中,均有专项专条记载。

 

 

译文:

从前有个医生,夸耀自己能治驼背。他说:"无论驼得像弓那样的人,像虾那样的人,像曲环那样的人,请我去医治,保证早晨治了,晚上就如同箭杆(一样直了)。"有个人信以为真,就请他医治驼背。( 这个医生)要来两块门板,把一块放在地上,叫驼背人趴在上面,又用另一块压在上面,然后踩在他的背上。驼背倒是很快就弄直了,人也跟着死了。驼背人的儿子想要告官,医生说:"我的职业是治驼背,只管把驼背弄直,不管人死活!"如今的做官的人只管钱和粮食,(却)不管百姓死活,和这个医生有什么区别呢?

 

启示:

① 办事如果只讲主观动机,不管客观效果,那就只能把事情办糟。 ② 治标不治本,只看到并处理了表面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③光有良好的愿望是不够的,必须付之以科学有效的措施。

88| 2022-03-19| 0

发表回复